周曙光的网络日志 http://www.zuola.com/weblog You never know what you can do till you try. Tue, 22 Mar 2016 08:07:07 +0000 zh-CN hourly 1 https://wordpress.org/?v=4.4.5 采访太阳花学生运动当事人的采访提纲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4/03/2069.htm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4/03/2069.htm#respond Mon, 24 Mar 2014 08:40:32 +0000 https://www.zuola.com/weblog/?p=2069 继续阅读 ]]> 我有幸以来自大陆的BLOGGER的身份进入了被学生占领的台湾立法院议事厅,我带上了睡袋,会在议事厅呆到明天上午,我计划采访太阳花学生运动当事人,下面是我的采访提纲:

  1. 学生为什么要占领国会?
  2. 此次社会运动的最初诉求是什么?现在的诉求是否有变化?如果有变化,现在的诉求是什么?
  3. 此次社会运动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如何应对?
  4. 为什么称这次学生运动为太阳花学运?
  5. 这次的政治议题中,为什么学生会成为主角?
  6. 学生运动中有哪些公民团体的联合和参与?如果有,是否有公民团体主导此次社会运动?是哪个公民团体主导?
  7. 学生们是以大学学系为单位,以学生组织为单位,还是三五成群的朋友为单位参与抗议的?主要的招募方式是怎么样的?(夕岸的问题)
  8. 公民团体如何实现联合来展现公民力量?通过什么方式?基于何种共识?
  9. 这样的抗议行动有没有底线?界线在何处?
  10. 公民团体在制定策略时是否有过争端?争端如何解决?
  11. 占领国会是否有预先策划?如果有,提前多久制定了此计划?
  12. 你是否支持占领行政院?
  13. 攻占行政院受阻之后,学生们下一步想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来深化运动?怎样看待在野党在运动中的作用?
  14. 你如何看待占领行政院的性质和后果?
  15. 对于占领行政院后出现的136人送去医院的情况,你认为谁应该对此负责?他们的医疗费用将由谁承担?
  16. 学生占领国会算是公民抵抗吗?为什么?
  17. 学生占领国会是否属于暴力行为?是否在法律允许的范围?
  18. 占领国会过程中,学生是否破坏公物?破坏公物是否属于暴力行为?
  19. 占领国会后,广大市民捐助物资,是否统计接受了多少数量的物资?如果有,分别得到了哪些物资?
  20. 零时政府在此次社会运动中提供了哪些服务和支援?
  21. 此次社会运动中,使用了哪些之前的社会运动中没有采用过的创新的技术和方法?
  22. 此次社会运动中,目前有没有犯错?有没有需要反思和改进的地方?
  23. 此次社会运动中的公民参与者的年龄层次如何分布?
  24. 台湾学者对国民党急于推动服贸协议有什么样的看法?国民党急于推动服贸协议的动力是什么?
  25. 台湾学者对大陆网民在服贸协议中表现出的慷慨和恩惠心态怎么看?
  26. 你如何定义服贸协议涉及的“国安”问题?意识形态是否为主要考量?
  27. 一个大陆网民的问题:什么时候结束回家?
  28. 大陆人怎么能帮到他们反对服贸?

 

如果你看到这个提纲,你也有你的问题的话,欢迎留言提出你的问题,我会在立法院议事厅呆到明天上午,我应该能采访到学生领袖等骨干。

 

 

 

 

 

]]>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4/03/2069.htm/feed 0
采访黑色岛国青年阵线成员黄郁芬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4/03/2062.htm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4/03/2062.htm#comments Sun, 23 Mar 2014 19:29:33 +0000 https://www.zuola.com/weblog/?p=2062 继续阅读 ]]> 黄郁芬,24岁,台湾清华大学社会研究所一年级学生,黑色岛国青年阵线成员,占领立法院发言人之一。我在李士杰的引荐下采访到了她。我从新浪微博  和Twitter  上汇集了18个来自中国大陆网友的问题和质疑,以下是黄郁芬的回答。

1、是否考虑让审程序进行修改,避免重演。

黄:是。 占领立法院的学生的诉求第二条就是是“通过两岸协议监督条例”。

2、真正的目的(非诉求)是退回重审还是抵制服贸协定?

黄:抵制现有内容的服贸协定,要求退回。佐拉注:“退回”换成中国说法是,要求取消(cancel),黄郁芬认为“退回”和“重审”是两个不同的操作,重审是认为服贸协议签署有效,退回是不再承认服贸协议有效。不存在“退回重审”这个操作。

3、政治人物抽水怎么破?

黄:既有的内容无法评估利益输送情况。

4、大陆像黑洞般吸引资金与人力,这结果不是人主观意愿能阻挡的,这样的抗议想改变什么?

黄:现在的条约不是程序正义,我们想要改变为程序正义的,要重新订阅“两岸协议监督条例”。

5、请问清晰的抗议诉求,逐条审核过后呢?

黄:退回服贸,订立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诉求没有逐条审查。黑色岛国青年阵线第五天的诉求是:1、退回服贸;2、本会期内通过两岸协议监督条例;3、马英九出面回应。
https://zh-cn.facebook.com/lslandnationyouth

6、学生这样算违法吗?

黄:占领立法院可能会被起诉,不会成罪。立法院外的静坐和游行合法。

7、为什么要损害立法院的公共财物?

黄:弄坏玻璃,这是占领立法院的必要程序。

8、有没有从民进党那边拿辛苦费?

黄:没有,这是自发的行为。

9、马英九不道歉啥时撤军?

黄:诉求达成时。

10、立法院是政府机构吗?如果是,占领政府机构是否在台湾的法律允许的范围?

黄:是。主权在民,民众可以自由进出政府机构。

11、了解印刷业和出版业的区别吗?为什么有言论说印刷业有限度开放会导致妨碍言论自由?

黄:印刷业的业者有权决定给不给印。

12、如果是日台服贸协议或美台协议,会占领立法院吗?

黄:如果程序不正义,会占领。

13、服贸协议gcya对台湾经济成长有无帮助?有台湾电视台嘉宾说签了只拉动GDP一个百分点,是否正确?

黄:有帮助。但只帮助大资本家,弊大于利。台大教授郑秀玲老师有论文进行了分析,结果是”服贸协议对我国经济不但没有正面影响,反而有极大伤害, 强烈建议政府应立即中止此协议,循美韩谈判经验,重新与中国展开 谈判。根据我国产业优劣势情况,让较具优势的产业可率先开放市场, 再慢慢分期开放其余产业,才能减少市场开放对我国经济的冲击。”
http://homepage.ntu.edu.tw/~ntuperc/conference-1-files/20130725_3_1.pdf

14、他们还太年轻了

黄:年轻跟合法与否、正义与否没有冲突,年轻人比较少利益纠葛才会站出来。

15、后面都是经济利益和财团的角力,学生就是工具而已

黄:不是工具。学生有独立自行思考的能力。

16、对对岸极权政府的看法?

黄:应该推翻。如果大陆是民主国家,就比较没有统独问题,台湾人排斥的是极权政府。

17、我对这群学生的思考流程比较好奇,还有他们目前担心的问题,还有他们对大陆的主流态度是什么?

黄:台湾民主面临名存实亡的危机,民主被架空。对大陆人不排斥,彼此尊重。

18、台湾人在海外赚的钱需要在台湾纳税吗?

黄:不清楚。

19、占领立法院有哪些公民团体?

黄:有民主陣線、台灣勞工陣線、台灣農村陣線、台灣人權促進會、守護民主平台、台灣教授協會、澄社、永社、婦女新知基金會、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憲政公民團(原憲法133)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公民覺醒聯盟、捍衛苗栗青年聯盟、行南文化協會、地球公民基金會、高雄市產業總工會、大高雄總工會、文化元年基金會籌備處、民間監督健保聯盟、中華民國殘障聯盟、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建教生權益促進聯盟、勵馨基金會、嘉義市桃山人文會館、黨產歸零聯盟、台灣女人連線、台灣社、台灣北社、台灣南社、台灣客社、台灣公義會、台灣公義社、台獨聯盟、公投護台灣聯盟、908台灣國、兩岸協議監督聯盟

以上是采访黄郁芬的文字记录,
采访地点:国立台湾大学社会学院。
采访时间:2014年3月23日18:30
完整采访录音有70分钟,对录音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找我要。

附黄郁芬照片:


清大社會所學生黃郁芬。(記者甘芝萁攝)来源

]]>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4/03/2062.htm/feed 1
台湾学生为什么要占领立法院?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4/03/2059.htm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4/03/2059.htm#comments Fri, 21 Mar 2014 18:17:28 +0000 https://www.zuola.com/weblog/?p=2059 继续阅读 ]]> 台湾学生为什么要占领立法院?我想很多朋友都可能会问这个问题,我就把我看到的资料消化一下,用我现有的资讯来介绍一下台湾学生为什么要占领立法院吧。

先介绍一下背景。

  • 在1988年之前,中华民国年均经济增长率达到8%,之后的平均经济增长率约在4%-6%。数据来源是维基百科
  • 2007 年东亚各国的经济成长率:中国大陆(9.5%)、越南(7.6%)、寮国(6.5%)、柬埔寨(6.4%)、印尼(6.0%)、新加坡(5.3%)、菲律宾(5.3%)、马来西亚(5.3%)、香港(5.2%)、南韩(4.6%)、泰国(4.5%)、台湾(4.0%),台湾已经是倒数第二名。数据来源是 张弘远 的这篇文章;
  • 2013年全年经济成长率为1.72%,较2012年之1.48%,仅成长0.24个百分点。数据来源是中华经济研究院

而中国近几年的GDP增长率(台湾叫全年经济成长率)都在百分之八左右,金砖四国是指巴西、俄罗斯、印度及中国四个经济成长较快的国家,这四个国家的首字母BRIC(Brazil、Russia、 India、China),其发音类似英文的“砖块”(BRICK)一词。台湾学者就寻找两岸签署自由贸易协议的可能性,期望获得大陆市场拉动台湾经济。

2009年提出,2010年6月29号中国和台湾签署ECFA,即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

 2013年6月21日台湾政府在于上海签署而两岸服贸协议,简称服贸协议,是台湾和中国签署的ECFA自由贸易协议的一部分。台湾政府签署才拿回台湾要求国会(也就是立法院,相当于中国的全国人大)审查,整个过程中,台湾业者、国会均不清楚细节,台湾政府先斩后奏。

原本经党团协商后,各党决议要「逐条审查」服务贸易协议的条文,但国民党立委 张庆忠 于3月17日的内政委员会上,仅用30秒宣读「出席人数52人,已达法定人数,开会,进行讨论事项,海峡两岸服贸协议已逾3个月期限,依法视为已经审查,送院会存查,散会。」,就完成了服贸协议的逐条审查。

2014年3月18日,台湾的学生和社会团体为了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这样粗暴的审查,晚上9点多占领立法院抗议。

现场抗议群众的诉求有三点:

  • 「群众代表人民夺回立法院」
  • 「要求在野党加入占领群众」
  • 「总统马英九应到立法院回应民意」。

台北的警察正在立法院外面集结,随时准备强制驱离占领议场的群众。

2013年07月25日,台湾大学经济学系 郑秀玲教授 写了一篇《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对我国的冲击分析》,这论文中的“我国”是指的中华民国,郑秀玲教授的结论是

服贸协议对我国经济不但没有正面影响,反而有极大伤害, 强烈建议政府应立即中止此协议,循美韩谈判经验,重新与中国展开 谈判。根据我国产业优劣势情况,让较具优势的产业可率先开放市场, 再慢慢分期开放其余产业,才能减少市场开放对我国经济的冲击。

服贸协议的正式文本在  http://www.ecfa.org.tw/ 能看到:

截止2014年3月22日,三天以来,警察尝试多次把学生从立法院里抓出来,但由于立法委员不能逮捕,所以立法委员纷纷前来帮助与警察对峙,让警察不能把学生抓出来。而立法院院长王金平也表示不会动用警察权,不会伤害学生。台湾学生包括大学生、高中生都主动围住立法院,阻止更多警察进入。台湾许多教授也亲自前往立法院周边的现场进行现场演讲,或称之为户外教学,跟学生和警察讲公民课。

更多占领立法院的运动的信息在这个网站上汇总 http://hackfoldr.org  ,可以看到视频直播和文字直播,也可以看到资源调度,还有背景资料和行动指南,帮助台湾公民以任何自己方便的方式参与公共议题。

我很想亲自去现场,感受一下台湾的公民社会如何有效的组织起来形成与政府对话的力量。

]]>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4/03/2059.htm/feed 8
为安全漏洞监测平台乌云和酒店数据传播者辩护几句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3/10/2049.htm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3/10/2049.htm#comments Fri, 18 Oct 2013 12:54:49 +0000 http://www.zuola.com/weblog/?p=2049 继续阅读 ]]> 最近一个安全事件蛮热闹的:

国内安全漏洞监测平台乌云(WooYun.org)近日发布报告,称如家、汉庭等大批酒店的开房记录被第三方存储,并且因为漏洞而泄露。
该漏洞早在8月份就已经被发现并确认,随后按照标准流程通知厂商,并逐步向专家和技术人员公开,而如今已将漏洞细节公之于众,也交给了CNCERT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进行处理。
漏洞发现者称,如家、汉庭、咸阳国贸大酒店、杭州维景国际大酒店、驿家365快捷酒店、东莞虎门东方索菲特酒店全部或者部分使用了浙江慧达驿站网络有限公司开发的酒店Wi-Fi管理、认证管理系统,而慧达驿站在其服务器上实时存储了这些酒店客户的记录,包括客户名(两个人的话都会显示)、身份证号、开房日期、房间号等大量敏感、隐私信息。
结果因为某种原因,这些信息是可以被黑客拿到的。
漏洞的根源在于慧达驿站公司管理机制的不完善,因为他们的系统要求酒店在提交开放记录的时候进行网页认证,但不是在酒店服务器上,而要通过慧达驿站自己的服务器,理所当然地就存下了客户的信息。
另外,客户信息的数据同步是通过http协议实现的,需要认证,但是认证用户名、密码竟然是明文传输的,各个途径都可能被轻松嗅探到,用这个认证信息就可以从他们数据服务器上获得所有酒店上传的客户开房信息。
大部分酒店目前尚未公开回应,不过据称汉庭方面正在努力公关、推卸责任。

篇新闻稿件中却在抹黑乌云:

“从法律角度来讲,乌云网被业界认为是通过一些‘黑客’手段寻找漏洞,按此说法,乌云网本身涉嫌侵权,因为其通过非正当手段获取数据寻找漏洞。假如乌云网是一名‘善意的黑客’,其目的仅是为帮助企业修补漏洞,那么乌云网应该私下就找出的漏洞与企业沟通,而不是公之于众。要知道酒店登记入住涉及个人隐私和资料,一旦信息被泄露不仅涉嫌对企业侵权,也涉嫌对个人侵权,假如客人因此状告酒店而酒店再以侵权状告乌云网,那么乌云网就会很麻烦。”上海袁圆律师事务所陈军律师分析。

这个陈军律师显然是个外行,从法律知识到网络知识都是不完备的,先不批评他不明白“安全漏洞监测平台乌云”是做什么的,且看他是如何被 当事人 慧达驿站 打一巴掌到脸上的:

释疑酒店住客信息泄漏事件
——慧达驿站无线门户系统安全升级通告
近日,国内第三方漏洞监测平台乌云(www.wooyun.org)发布报告,指出慧达驿站为国内大量酒店提供的无线门户认证系统存在信息泄漏的安全隐患。

经查证,无线门户系统存在信息安全加密等级较低问题,有信息泄漏的安全隐患,慧达驿站的技术团队针对现有无线门户认证系统已完成全面升级,在此感谢第三方漏洞监测平台乌云(www.wooyun.org)对慧达驿站提升产品安全性的帮助。

慧达驿站的无线门户系统是依照互联网服务的实名制要求,符合国家互联网监管的管理规范,匹配酒店规范化管理的要求。对于媒体的相关报道,截屏中的住客信息未发生泄密情况,截屏信息是相关机构作为技术验证漏洞的展示。

有关无线门户系统的安全性问题,是慧达驿站的责任,与任何酒店客户无关。

另,慧达驿站在无线门户业务领域与汉庭酒店(华住集团)、咸阳国贸大酒店、杭州维景国际大酒店、驿家365快捷酒店、东莞虎门东方索菲特酒店客户没有合作关系。

对相关媒体报道所提及酒店客户带来的困扰,慧达驿站在此表示深切的歉意,并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慧达驿站的信任和支持!

信息安全是各行各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面临的一项巨大挑战!慧达驿站一直致力于帮助酒店客户构建安全的网络生态环境。当然,慧达驿站的经验和能力还需提升,我们的团队会持续精进,为客户提供优质可靠的服务!

浙江慧达驿站网络有限公司
2013.10.10

慧达驿站公司不仅不会责怪乌云网,而且坦承错误和过失,甚至表示感谢。陈军律师马上成傻逼了。

事件还没有结束。

酒店Wi-Fi管理系统的漏洞在网络安全界或黑客市场里,显然不是只有一个发现者。通常的情况是,一个漏洞最先被商业黑客发现,利用完之后转手卖掉,接下来有些像记者一样的白帽子安全工作者听说了,就会把漏洞完整的验证一次,然后热心的提交到乌云这样的平台上帮助厂商改善。乌云这样的机构就像是一个认证机构,他们有技术实力再次确认一次安全漏洞,然后跟厂商联系,直到厂商积极修复,等厂商修复完了,再公布技术细节。这样的发现bug到修复bug的过程是非常有积极意义的。这是非常负责任的处理方式,根本不存在法律上的疑问。记得有早期的有技术高超的中国黑客方兴(flashsky),发现了微软的产品的安全漏洞,不屑于把发现的安全漏洞卖钱祸害社会,尝试汇报给微软却完全没人搭理,辛苦做的研究没人承认。甚至有些人好心把安全漏洞报告给厂商,厂商却在修复后不愿意承认漏洞存在,所以乌云这个平台应运而生。乌云网会和厂商建立关系,也会尊重漏洞发现者的工作成果,漏洞会以负责任的方式处理——厂商和公众都享有知情权,既不替厂商掩盖事实,也不在厂商未提供修复方案前公开而导致用户受到损害。

回事此次店Wi-Fi管理系统安全漏洞事件上来,接下来,网上出现了一份1.71GB的 “某酒店2000W数据 ct2000(解压密码:sjisauisa是就数据8很舒适好sjjss).rar ” 许多人纷纷下载并导入到MS SQL SERVEER里进行查询,甚至人人把资料做成一个网站 http://q.r90.us/ 允许人们在线查询,目前可能访问量太大而下线,通过这个在线查询网站,我发现数据甚至上从2010年开始,我输入多位近年来活跃的律师,如刘晓源、陈有西、浦志强,都确实查到了他们的名字、电话、住址,甚至EMAIL都有。这些应该是在酒店登记的实名上网的资料。

同时,twitter上有许多人在批评分享这酒店2000万数据的人,认为二次传播也是侵犯个人隐私,他们认为这些个人资料是隐私。
师北宸提到:

我有不同看法:

我觉得这讨论起来无法用三言两语,所以索性写BLOG来说。

我仍然不同意 师北宸 说的 “五角大楼(文件)是政府信息,跟个人信息两码事”,WIFI上网用户的个人资料应政府实名要求记录下来政府要求随时查看,这就是和五角大楼文件同样性质的“政府资料”呀。乌云网会满足厂商和用户及公众的知情权,那些,酒店用户是否享有知情权呢?实名上网的个人资料泄露,如果当事人按照陈军律师的设想去状告酒店,他如何证明自己的资料泄露的当事人呢?他还是得去得到证据证明他的个人资料泄露,他仍然需要人们分享出来的“某酒店2000W数据”。

有人认为,人们分享“某酒店2000W数据”是对个人隐私的伤害;会泄露出开房记录导致一些人的家庭破碎;二次放大别人个人信息。

第一种说法,我的反驳是:“某酒店2000W数据”的存在,不会是不看见就没伤害,也不会是看见了更伤害,相反,是看见这些被公开的个人资料后,你会对不请自来的电话骗子、邮件骗子、算命先生更警惕,你的言行会更谨慎,不会去和酒女开房,不会在网上写《十问李开复》引起反噬,你会像个没有隐私的名人一样谨言慎行。

第二种说法,开房记录导致家庭破碎,这就更没逻辑了,准确的说是婚外情导致家庭破碎,跟酒店没关系,跟人品有关系,跟WIFI上网实名登录的资料没关系。

第三种说法,二次放大别人的个人信息,那还有三次放大四次放大吗?信息传播的边际成本几乎为0的网络时代,资料被公开还分多个层次?有了“第一次”放大,接下来面对个人资料泄露采取掩耳盗铃的方式? 这也太消极太可笑了吧,积极的处理方式应该是,先查一下个人资料是否确实被泄露,心里有个数,下次碰到能准确说出自己的个人资料的人不能给予较高级别的信任,遇到意外拜访、邮件、电话先假设对方是看到过自己资料的人,而不是把对方当成“半仙”,这样,个人资料泄露造成的伤害就降到了最底级别。

 

话要说得难听一点,可以这么说: 都实名制了这些个人资料还算什么隐私啊,都不怕政府找上门了还怕什么民众啊,除了自己掩耳盗铃自认为是隐私之外,谁他妈当这些资料是隐私哇

这资料泄露应该怪罪政府的网络实名制。韩国就曾因为网络实名制导致个人资料从企业泄露,并且网络实名制妨碍言论自由违反宪法,最后还是得废除网络实名制度。

霍炬Facebook上说

人不可能靠装睡来躲避灾难,也不可能靠让别人少做点什么来保护自己安全。虽然我的数据也能查到,但是我还是支持 Leask Huang 所做。

让一份数据安全的方式不是在已经泄漏的情况下隐藏,而是让其变得众所周知。一份已经泄漏的数据,如果保持只有部分人可使用,那么往往有巨大的商业价值,也能用来干很多坏事,但无论多大的隐私,一旦变成唾手可得,哪怕事实上他们确实具有异常高的价值,在完全公开化之后对当事人的害处反而也会变小。

这个道理一般人得想一想才能明白。但工程师,尤其是接触开源文化的工程师不需要动脑子,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本能。

事实的情况是,如果这些数据泄漏某些损失,例如,造成了A和女友分手,那么通常情况是A本来就错了,无论泄漏不泄漏这份数据,都错。问题只是在于女友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渠道得知这一已经发生的事实,以及如何处理而已。这个信息无论是否从这个渠道泄漏,都不能把一件做错的事变成对的,只是暂时将它隐藏起来。

人类需要进化才能生存,但多数人尚未进化出在信息生活生存的能力,以及心态。

那些直觉认为分享酒店数据的人有错的人应该都是连看一下那些数据的能力都没有的人,所以他们要阻止别人看。直觉不一定是对的,这就是人类为什么要思考的原因之一。

大规模的泄露个人信息还会有下一次。

]]>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3/10/2049.htm/feed 2
恭贺香港莫乃光议员的《捍卫资料、新闻及网络自由》议案获得通过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3/06/2014.htm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3/06/2014.htm#comments Thu, 06 Jun 2013 14:20:43 +0000 http://www.zuola.com/weblog/?p=2014 继续阅读 ]]> 中国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出于政治上的自私搞个GFW来控制言论压制反对声音还可以理解,被奉为民主典范的美国和台湾为什么也差点弄了一个GFW来呢?我来告诉你吧,这不是政党之间的事,是产业之间的事,但都与网络自由有关。

在2011年,美国有议员在电影工业、音乐行业的推动下搞了一个《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即SOPA,要赋予执法者关闭盗版网站的权力和审查网络的权力。反对者认为SOPA这种审查行为影响网络自由后和言论自由,被许多美国民众和知名网络公司联合抵制。这种法案若实施,对用户产生内容的社交网站来说压力巨大,会增加网站运营者的审查成本,还要担心随时被关闭整个网站,现在中国的所谓SNS社交网站正是如此,饭否被关闭过,新浪微博则请来大量“新浪小秘书”来实现审查。以前的法律原则是避风港原则,只要删除被投诉的内容就可以让网站运营方或ISP免费责任,而在SOPA法案下,网站运营方和ISP就要承担许多风险和责任了,要负责审查,还要负责删除,最终则造成言论自由的侵犯。

2013年,台湾也要搞GFW了。好像也是音乐产业的人向台湾的智慧财产局——也就是知识产权局——投诉,要求台湾修改著作法法来封锁境外专门从事网络侵权行为的网络平台,还会封锁P2P网络服务。这样一台,就会赋予台湾的执法者审查网络的权力了,台湾的人就会莫名其妙上不了很多网站了。也许只有一个网络用户侵犯知识产权,导致所有其他用户享用不到功能,这是遏制创新遏制网络自由的举措。

美国的前国务卿希拉里连续两年发表演讲支持”网络自由“,许多外交内政都以”网络自由“为纲,美国硅谷的科技业之所以繁荣也是托网络自由之福。 今年3月份去荷兰,我还去过荷兰的外交部跟一位叫Jochem的人交流过,他们荷兰也支持”网络自由“。

今天,发现香港也支持网络自由了,香港有莫乃光这样的议员推动《捍卫资料、新闻及网络自由》议案,并且今天获得通过。他在Twitter和facebook上说:

今午立法会一致通过我提出的《捍卫资料、新闻及网络自由》议案,完全没有反对和弃权票,令我有点意外。我的议案内容大路,可惜其他议员丰富原议案的修正案全遭否决,但幸好想沟淡我的议案的亦被否决。政府回应时表示不会过滤网络,总算说了出口,观其行了。

香港莫乃光  这样的议员推动《捍卫资料、新闻及网络自由》议案,并且今天获得通过。 香港莫乃光议员推动《捍卫资料、新闻及网络自由》议案,并且今天获得一致通过。图片来源自莫乃光的FB

我觉得香港推动网络自由的提案能获得“一致通过”,主要是其他人对这个领域不熟悉,都不知道如何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反对吧,还不如顺手支持一下。上图中的功能团休是29人全支持了,但“地方选区”却有一个人没赞成也没反对,应该是投了弃权票。

不知道台湾有没有类似莫乃光这样专业背景的议员能争取网络自由和新闻自由。在荷兰,有一个叫 Bits of Freedom 的NGO,他们只有一两个技术高手,却有至少4位律师背景的成员积极推动网络自由,他们推动网络自由的方式就是联络民众和游说官员和议员。网络自由不仅需要民众的支持,也需要参与立法的议员的推动。台湾的财智局和 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最近还在考虑立法加强网络管制呢,却没有支持网络自由的议员或NGO出来反对或参与立法。 希望能出现莫乃光这样的专业人士或Bits of Freedom这样的组织,希望台湾是一个没有网络长城的国家,不然我就苦逼了—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同时,今天也看到,新加坡网民抗议政府网络管制条例:

近160名新加坡博客和时政网站响应行动,从周四午夜12点开始,将页面转成黑色屏蔽网站内容,并加上“Free My Internet”(释放我的互联网)字句,以显示言论自由受限的后果。

除了网络抗议,网络社群也号召本周六(8日)在新加坡唯一允许抗议的场所芳林公园举行示威,要求政府撤回新条例。

新加坡政府在上个月28日以“加强对本地新闻网站的管理”为由,宣布频密报道新加坡新闻与时事资讯、吸引5万次来自不同网络地址用户点阅的新加坡网站,必须按照新框架重新申请执照。
根据条例,受管制的网站必须缴付5万新元(约25万元人民币)的保证金,并每年更新执照。官方也有权要求网站在24小时内删除违反规定的内容。

土耳其在2007年通过了该国的互联网封锁法案,去年欧洲法院在谷歌协作平台案判决土耳其政府败诉,他们认为”欧洲人权法院送出一个强烈信息,即对网络服务进行不分内容的封锁是任意的、过分广泛的,且违反线上言论自由。”

欧盟推动「网路中立」法案,防止旧制度(既得利益者)损害产业创新。

如果有读者看到这里,我希望你能留言回答一下:为什么要反对网络封锁和网络审查?你能用自己的语言说出来吗?

]]>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3/06/2014.htm/feed 3
2010年9月采访叶海燕(流氓燕)视频第一段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3/06/2011.htm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3/06/2011.htm#respond Tue, 04 Jun 2013 06:23:11 +0000 http://www.zuola.com/weblog/?p=2011 继续阅读 ]]> 2010年9月22日,在美国导演Steve Miang的支持下,我从北京飞到武汉,在武汉市雄楚大道413号附1栋1101室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采访了叶海燕(流氓燕),以下是第一段10分钟视频和文字稿:

时间:2010年9月22日上午
地点:武汉市雄楚大道413号附1栋1101室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
“立足民间,关爱女人”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就是叶海燕的工作机构

周曙光:流氓燕你好,我是周曙光,我想做一个十分钟的视频采访放到youtube上面,你能不能介绍一下你自己?

叶海燕:我叫流氓燕,35岁,单身,有一个小孩,简单的说,我认为我是一个民间的社会工作者,我有自己创建一个NGO(民间组织),叫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

周曙光:你的教育经历和工作经历能介绍一下吗?

叶海燕:我是自学成才,初中毕业,但是我出了一本书,我觉得很奇怪

周曙光:我初中也毕了业,我高中没毕业

叶海燕:是这样的吗?

周曙光:对呀

叶海燕:看来现是都是低学历的天下
然后进过党校,我很少跟人提起过这段经历
我在党校里进修了两年
然后在一个成人的自修学校里进修过两年
都是进修的汉语文学

周曙光:你进党校干嘛?

叶海燕:进修汉语文学
我当时第一梦想就是当作家
当时我认为当作家文笔不是问题,学历是很大的问题
所以我先去拿到学历
结果学历还没拿到的时候
这个作家梦又对我没什么意义了
我又换了别的理想

周曙光:后来从事过哪些职业?

叶海燕:职业很多,比如,做过代课教师,经常很容易去找这份工作
做过营销,还做过一种灰色的职业叫医药代表
在酒店里做过经理、主管
还做过餐厅里面的服务员
采茶女,在山上采茶叶
建筑工地做过小工
大概就这么多

周曙光:那流氓燕这个ID是什么时候开始使用的?

叶海燕:2003年开始使用的

周曙光:在哪个网站?

叶海燕:03年在天涯社区注册的流氓燕
当时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喜欢开一些荤的玩笑
其实也就是因为三言两语,他们就认为,哎你这个流氓燕
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好,那就用这个名字做个马甲吧
结果这个马甲就变成正身了

周曙光:那时候流氓兔比你先成名还是后成名?

叶海燕:流氓兔比我先成名,跟我同时成名这段期间还有痞子蔡吧?
(注:痞子蔡是网络文学中的角色,实际是1998就成名)
后面我觉得,既然可以叫痞子蔡,我为什么不能叫流氓燕

周曙光:啊哈,语法结构有点类似
我看了一些你的资料,好像有些拿你和木子美、竹影青瞳相比
这是为什么呢?

叶海燕:可能我们是很巧合的都拍过裸照吧?
但是木子美应该没有拍过
03年的时候就有木子美,04年的竹影青瞳,05年的流氓燕
当时我拍裸照的时候我不知道竹影青瞳也拍过
我经常说,如果我看过竹影青瞳拍的人体图片之后被骂的那个惨状我就不会拍了
但当时我不知道,我没有了解这个信息
结果我一下子跑去就拍了,
拍了然后就很多口水就过来了,我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周曙光:现在你从事女权工作是否和拍裸照到网上有一定的联系呢?
叶海燕:有,有很大的关系,就是网友把我塑造成今天这个样子
女权工作室(的支持)来自于网络上的
真的是网络创造了女权工作室,不是我自己
首先第一个,拍裸照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很多权益被侵犯了

比如说应该是有发布一张我的照片的自由的
然后我就发现,身体是应该没有罪恶感的,
但是我为什么受到攻击,我觉得我是无辜的
但是我没有力量反击这些声音
当时我觉得,媒体随便转载我的照片
没有经过我的同意随便转载我的照片
还有我小孩的照片
那我就发现,原来一个社会上的普通人面对强势的媒体的时候是这样的无助
我们是不是缺少一种力量去抗衡
个人在整个社会中间是非常弱小的
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觉得越弱小的越应该得到保护

周曙光:所以你“立足民间”去“保护女性”?

叶海燕:刚开始想的还是话语权
因为我连愤怒的权力都没有
天涯会删贴
你愤怒他会把你删掉
你甚至看不到你的愤怒

周曙光:那,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爱滋病和性工作者的呢?

叶海燕:性工作者(话题)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那时候我喜欢写一些性工作者的故事
因为我在南方经历过十年的时间
我们这边,湖北,湖南,四川,贵州,都有很多小妹去南方打工
那时候还不是从事性服务,是做卡拉OK的,我接触比较多
我们都是同一个阶层,同一个命运的人,
所以,经常会写她们的故事
写他们的故事,站在他们的立场讲话
就会有网友来攻击我,他把我叫做老鸨
就像这样 我不服气我就跟他们争执
她们就是跟你们一样的,我就这样跟他们讲
我觉得你们更多是理解,去同情,而不是去羞辱,我就把这个观点说出来
结果,我这个观点是一个非常正确非常浅显的道理,却也被攻击了
我当年比较年轻嘛,就是火气比较旺,就在上面跟他们对骂
就是砸砖,跟他们砸来砸去的,跟他们讲不清道理
砸到后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跟他们讲不通道理
我也不能在天涯上面有一定的话语权的优势
要不然他们就是有熟人,不会删他们的贴子,就删除我的贴
那我就自己搞个网站吧,那你们自己认为不对的,那我们自己做一个NGO吧
我就这样想,做自己想做的一些事情
懒得把时间用来跟他们吵架了
2005年我就几乎退出网络
退出网络就创建这个工作室

周曙光:从2005创建到现在?

叶海燕:对

周曙光:然后,这个过程中,像NGO的话, 一般要解决资金问题,首先你是完全自己承担的呢,还是得到了社会的捐助?

叶海燕:最初的时候是蛮理想化的,因为我看了一个纪录片,
是写一个日本的女孩子,她就是一个人一间房子里面,她专门记录二战中犯罪的一些资料,她就是在做公益
我也在想我也中以有一间个人的小房子,做个人的工作室
这不需要太多资金,我只要养活自己,这个工作室就可以存在
所以当时拿到稿费之后,有5000块钱的稿费,就回到武汉去租了一个房子
装了宽带,装了一部电话机,这就具备了一个NGO办公的条件,还有一部打印机
当时就开始工作了
这个时候,5000块钱很快就花完了在武汉市
当时我以为可以写稿子,可以找一份工作
因为我找工作是非常容易的
叮呤呤….(电话响起)
喂,我现在正忙着,在接受一个采访
说到哪里了?

周曙光:那你遇到过哪些困难,那五千块花完后,你马上遇到了财务问题吗?
叶海燕:对对,这个时候我认识我了的一个男朋友,
当时就慢慢开始写稿子了,
我想过去找工作,找工作就发现武汉市的工资太低了,超过我的想像了
因为我很久没有回武汉了
工资低,然后生活,因为我生活很简单的,
就是我个人的伙食费很低的,甚至不超过十块钱
我是这样过日子的一个人
我不计较吃穿
这个一直是这样,所以我的生活成本很低
然后就这样坚持着认识我一个男朋友
就是他还经常接济我
当时他大学还没毕业
我回来时当时他还没毕业
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有几年的时间
有几年时间,中间有几年一直都很贫困
最穷的时候是怎样
我们要吃一个星期的方便面,
然后方便面有两种,有一种是9毛钱一包的,有一种是两块的
我吃两块多的,我朋友吃9毛多的
我们就像这样过日子,挺了很久
当时我们的想法是,这个事业我们不能停下来
当时陆续接到很多性工作者打来的电话
越来越觉得这个事很有必要继续做下去
然后也有姐妹跟着我们参与这个事情
比如当时我们网站上有一个姐妹,就是***(听不懂)
还有一些姐妹是在网络上的
2006年创建,之所以叫hongchen2006,是因为2006年有一个参与我们网站的姐妹去世
所以我们用2006作为一个开始
她也是一个促使我不能放弃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再怎么穷我们也要坚持
一直到2007年的时候,就有金哥来帮助我们

周曙光:金哥是谁?

叶海燕:金哥是一个中国的留学生
他在海外求学,当时还在美国
他就回到武汉,来到我们这里看到工作环境
第一次回来的时候住的是两房一厅
后来就换成十平方米的小单间,住在一楼,又潮湿
厕所厨房卧室都是在一起的,挤成一堆的

周曙光:稍等一下,现在10分钟满了,现在休息一下,广告之后再见。

]]>
http://www.zuola.com/weblog/2013/06/2011.htm/feed 0